[广元人物] 在灾难面前,我们都是战狼 ——广元消防救援人员廖涛

5142 0
2017-8-13 09:33:44
显示全部楼层
  “无数次在梦中与九寨沟邂逅,谁知第一次相遇就是这般景象。”九寨沟地震后,廖涛作为广元市公安消防支队全勤指挥部宣传报道员随车前往灾区救援。他说,去灾区救援是值得骄傲的,但没人知道那里会发生什么。出发前,为免父母担心,他特意发信息告诉妹妹,不要让爸妈知道他要去灾区。

        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九寨沟,看到的却是满目疮痍,劫后余生的落寞神情。灾后余震不断,支队官兵接连奋战了三天,脚上磨出大大小小的水泡,嘴唇干裂到做不了微表情。巨大的山石滚落,山体滑坡腾起漫天的黄沙,破败的房屋随时可能垮塌......他们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又一次次全力以赴。在挺进震中的行动中,廖涛成为敢死队的一员,他说,“感觉很荣幸!”在他心里,自己俨然化身战狼,为人民而生。

093338izgnyy3js5xxjx38.jpg

往九寨沟的途中  他用手机发文传递战狼精神
        8月8日晚9时左右,广元市公安消防支队三楼一间办公室的灯突然亮了,门岗的卫兵望一眼楼上的灯光,暗自说道:老廖又加班了。当天是召开全省消防部队川北片区火灾案例研讨会的日子,作为宣传报道员的廖涛不停在会场穿梭。等会议一结束,他就风风火火地赶回办公室。研讨会的照片和视频要在第一时间整理好发布出去,他一刻不能耽误。

正当他编辑的出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摇晃。“我以为是累了,头有点晕,定神一看,东西还在摇,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廖涛说,紧接着就接到指挥中心通知,到支队指挥中心集合。21时52分,广元市公安消防支队接到省消防总队通知增援阿坝州九寨沟灾区。廖涛立马飞奔回办公室,背上自己的“武器”。就在这时,妹妹打来电话。“哥,是不是地震了?”“嗯,回来再说。”没有多说一句话,廖涛就挂断了电话。“不要跟爸妈讲我要去灾区。”然后,他给妹妹发了微信。

        22时38分,广元支队集结特勤、直属、经开、二中队、剑阁中队5台消防车、5套生命探测仪、两条搜救犬,由支队长李勇、参谋长莫小平带队赶赴灾区,廖涛作为支队全勤指挥部宣传报道员也随车前往。在前往途中,他积极与媒体联系,利用手机编写新闻发给媒体。随之,广元消防支队第一时间调集51名官兵增援灾区的消息在网络、媒体、朋友圈迅速传开。“这是一种正能量的传递,部队的迅速反应能带给人信心,告诉灾区的人,别怕,我们来了!”廖涛说,就像战狼精神,在不同环境、不同背景下,军人永远冲锋在前。

093340hgn2oc1gxwxdhhow.jpg

19岁男孩的离世 成压倒他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8月9日上午7时40分,广元支队领到任务,立即赶赴九寨沟玉瓦乡开展救援。一路上,不断有外撤的游客向消防官兵竖起大拇指,并大声说道:赞赞赞!“他们的赞誉给了也给了我们信念,当时感觉特别自豪自己能够参加这次救援。”10时35分,支队到达救援点,廖涛同救援官兵一道,在最危险的地方战斗。一路上有好几次,就在里他们不远处,巨大的山石滚落,山体滑坡腾起漫天的黄沙。“我们基本上是一路走,一路搜救。”廖涛说,“在那一刻,生命特别渺小。”

        “玉瓦乡有少量的房屋垮塌,但是无人员伤亡。”廖涛说,无数次在梦中与九寨沟邂逅,谁知第一次相遇就是这般景象,“我本还计划今年休假就来呢。”看着人们落寞的神情,破败的周遭,仿佛空气都变得凝重,消防官兵来不及感伤,排除隐患后紧急赶往下一个救援点。途中,网络通讯中断,廖涛就用手写短信将第一手文稿发送给各地媒体。

        下午16点35分,广元支队指挥部命令,四台消防车、27人前往郭元乡进行搜救。刚到郭元乡,官兵们就听到一位大妈讲述,她们村一个19的男孩在地震中遇难。廖涛顿时觉得心情沉闷,呼吸都变得压抑。其实,就在支队刚进县城的时候,廖涛就看到别人在做棺材,旁边就是玻璃罩着的尸体。见多了大灾大难、生死离别,廖涛自以为对情绪是有控制力的,可这个男孩的离世还是成了压倒他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听说是放假了在九寨沟打工。”廖涛感叹,大好年华啊,就这么没了,永远停在了19岁。

093341bferrt55hte5d9nt.jpg

有幸被“点名” 作为“突击队”队员挺进震中
        9日晚21点25分,连续奋战24小时后,广元支队的消防官兵们终于吃上了第一口热饭。廖涛说,以前从来没觉得回锅肉那么香。一路走来,官兵们脚底已经磨出了大大小小的水泡,这下总算能睡一觉了。22点35分,就在大家躺下准备休息的时候再次接到指挥部命令,要求广元支队成立一个十人突击小组第二天5点出发。“喊我们准备好48小时的个人物资,可能晚上不回县城就在山上过了。”廖涛说,这次行动是挺进震中,战士们暗自给自己的队伍取名“敢死队”,“这是一只无畏的队伍,身为其中一员,我很荣幸。”

        夜里,余震不断,廖涛被震醒了四次,“5点的时候直接震的不敢睡了,外面都有人在喊,‘地震了’。”随后,他跟随十人突击小组出发,前往省消防总队前线指挥部集结,准备去九寨沟熊猫海救援被困的群众。到达指挥部后,队伍被要求等待空军侦查后再行前往。“由于交通中断,最后改由民航飞机去救援。”

        紧接着13点55分,正在待命休整的广元消防接到指挥部命令,位于阿坝州九寨沟县上寺寨,8日晚地震发生时,一行广州游客驾驶一辆考斯特客车被山上巨石头砸中坠入河中,导致五人失踪。广元支队立即调派两车14人赶往救援,但到达现场后,两边均有碎石落下并不具备救援条件。

093342dlj9gag0s0usayu6.jpg

下午17时,指挥部要求广元支队30人留守,其余人员休整待命。“总算是睡了个踏实觉。”廖涛感叹道。廖涛说,我最害怕的不是余震,不是落石,怕的是手机没电,没有信号!在灾区的72个小时,廖涛一直在战斗,年轻的面庞写满了疲倦,眼睛也因为长时间熬夜显得通红,这期间,廖涛发出各类新闻信息20篇,在国家,省市各级媒体均有刊登!当他的家人打来电话,他只说,我一切都好。连日的奔波让战士疲态俱现,可救援还在继续,故事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