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新鲜事 水草坪是仙境中的一条船

图/文   许明富  丁应明  高旗  孟超

这是我第三次来到水草坪,前两次都是路过,印象不是很深。初夏来时,遇到前年拍照的八十五老人杨清芳,她刚从地里收菜籽回来,来带着前年背在背上的重孙来见我,满脸慈祥,言语亲切,叫人感动。早就听说水草坪是有故事的地方,我想知道,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样的传说?让人怦然心动,于是,我第三次走近了羊木镇的这个小山村。
“水草坪象条飘在云雾中的船”,那棵长在中央,高大的“软枣树”就是船的“插杠”,这条大船就稳稳地停在山腰上,云蒸雾绕,如同仙境。
        这是听村里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讲的,很具传奇色彩。一个是八十一岁的吴忠富,他当了一辈子的“支客”,见多识广。另一个则是八十三岁,参加过西藏平叛和中印反击战的老兵,回乡当了二十八年村支书的杨禄林,他清楚记得有本线装“羊菜乡志”,记录了这些事件,可惜这本书我们现在无缘见识。
        当我再次站在高处,俯望这个占地不足百亩的小山村时,它真象是条飘在云雾中的船,两头略尖,中间微鼓,老人们说它是个“旱船穴”。水草坪海拔不足千米,确有高原一样的气候和景象,实属罕见。
        水草坪是金笔村的一个小组,历史上人口从来没有超过百人,但时常都有要过百的事情发生,巧合的很,不是遇到有人嫁女,就是有老人过世,总是过不了这个百人关。可不管怎样,小山村依然如故,没有人刻意去想它的这种神秘。直到现在,这个迷底才被揭开,既然它是条船,就不能超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道理就这么简单。
        水草坪是块风水宝地,过去交通不便,它就是一处藏在深山的秘境,引来了不少外人窥视。民国早年,“羊菜乡”有个大名鼎鼎的孙志强,后改名叫孙刚,他是乡长,老家在“孙家窑”,却偏偏看上了水草坪,他弄走了常住这里的两个大户,占了大半土地。他在广元县北街拥有半条街的产业,交由二老婆周氏管理,又在水草坪修建了个三层跑马转角楼,修成后他又觉得外形象个庙子,干脆拆掉一层。两层高的深山大宅,在当时广元县及周边地区,都是首屈一指的。
        孙志强常年往返在广元和羊木两地,都要骑大马,走山路,马佩响铃,腰佩驳壳枪,声音传得很远,他还扯起嗓子,边走边喊“孙志强来了”,十里八乡的乡民闻讯,赶紧躲让,小孩子更是吓得哭爹喊娘。
        当时,在川陕两省交界的地方,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青木川有个魏甫堂,广坪河有个五条狼,菜子坝有个胡天党,羊木坝有个孙志强”。传说这些人物关系密切,称霸一方,大都靠种植鸦片发了大财。后来又学做善事,兴办学堂,修公路,架桥梁,造福一方。除了孙志强外,没有一个不背负命案。
        解放后,孙志强被镇压了,它藏在水草坪家中的金银财宝足足拉了几大车。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羊木要修建乡政府办公楼,就拆了他的跑马转角楼,据说只用了三分之一的材料,足见规模非同一般。
        水草坪北坡有一“龙洞”,它有多深,通向何处,无人知晓,据村民讲,溶洞内石幔如柱,景秀万千。泉水淙淙,清澈不断,千百年来,一直滋养着水草坪,有水则灵,一种叫“水蒿”和“红根拜”的水草就顺水而生,青草凄凄,绿意盎然,水草坪也就显得格外秀美。
        坐在农家紧临池塘边的木亭里,泡杯素茶,看水中山影,天上云飘。片刻,茶香袭来,涌入鼻端,还有丝丝甜味,水沾唇边,顿感舒坦,山泉水泡茶喝出了神清气爽,那些过往就慢慢浮现开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 0 关注
  • 0 粉丝
  • 2166 帖子